[一个有美味风景的]一处好景,每一处好风景,每一种好味道

甚至北京,苗岭

彭学明

[一个有美味风景的]一处好景,每一处好风景,每一种好味道 热门话题

上世纪70年代,我还在上小学和中学的时候,学校和县里的大喇叭里都放着《苗岭连北京》 《挑担茶叶上北京》两首歌和长笛独奏《苗岭的早晨》。他们就像三盏灯,照亮了我童年的梦想。每当我和土家苗岭一起醒来,只要听到这三首熟悉而优美的旋律,就梦想着有一天我能拿着茶,坐火车去北京。

但那时候,那是多么遥远的梦想。

我的家在湘西山区。一座又一座的山,像一道又一道的铜墙铁壁,把我的梦想留在了山中。离山很近,路却离路很远。那时候,孩子们最渴望的就是赶上行情,走亲戚,也最怕这个。去外地可以看热闹,看世界,走亲戚会有好吃的,但也意味着不知道爬了多少山,磨了多少沟,跨了多少河。山河带来的苦和累,常常让人想哭。

1986年10月,我第一次走出大山。当时省里举办大学生征文比赛。我在湘西吉首大学读大二,去长沙参加大赛。那是我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看到山外的平原是如此的平坦宽广,山外的河流是如此的宽阔浩荡,山外的城市是如此的车多,楼多,人多。我兴奋得一夜没睡。

以后大学毕业参加工作,要经常下乡蹲点,去外地开会学习。旅途劳累是不言而喻的。从湘西最偏远的龙山县到州府吉首,开会要坐13个多小时的车。

1989年,借着去外地参加文学笔会的机会,我专程绕道来到北京,终于实现了夙愿。当火车经过一天一夜从吉首到达北京时,我在拥挤的火车上呆了72个小时。

现在,这一切都过去了!现在湘西各县都通了公路,每个村都通了公路。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连接着遥远的县城。从一个县到另一个县只有30-40分钟的车程。最远的两个县,开车只要两个多小时就能到达。贯穿湘西南北的龙脊高速开通后,龙山到吉首的车程缩短到两个半小时。每个城镇都铺有宽阔的柏油路。每个村子都是整齐的水泥路。我小时候生活过的几个村子,现在乡村公路都修到村口了,房前屋后都嵌了水泥路面。2021年底,湘西终于通了高铁,现在高铁站不止一个。

今天从湘西回北京,既可以从湘西的几个高铁站站中的任意一个站乘坐高铁,也可以从铜仁凤凰机场向南,张家界机场向北乘坐飞机。两个机场距离吉首只有一两个小时的车程,到北京的空中路程也不长。当即将竣工的花垣县机场通车后,开车到机场只需要半个小时,坐飞机很快就可以到北京。

然后,等着我,让我也唱首歌《苗岭连北京》,给你带来湘西苗岭青翠的山川,湘西土家族青翠的河流。我把湘西的每一处好景,每一处好风景,每一种好味道,每一份好人情都打包好了,带给你.

高耸入云。

曾平彪

广西百色毗邻贵州,与云南接壤,是贵州广西云南的重要交通枢纽,是桂西南著名的红色城市。百色下辖的凌云县,县域宽广,山川秀美。县内村镇星罗棋布在云贵高原边缘,四面环山,沟壑纵横,山峦起伏。

这是我的家乡。

在我的记忆里,坡有多陡,路就有多陡,山有多高,路就有多高。山路弯弯曲曲,串起一个比险峻地名小的地名。这些山路的交汇处,要么是木梯栈道,要么是蜿蜒的长藤。隐藏在凌云山层层叠叠中的农夫路变迁

记得小时候跟着妈妈去汾州集市,来回花了我两天时间。我们黎明上路,晚上住在农夫村。从山下的蔡佳村到山上的农夫村,群峰耸立。抬头望去,狭窄的小路顺着山势直插云霄。山路崎岖,我和妈妈需要手脚并用,有时还能看到生活在森林里的小动物。

上世纪80年代,家乡的村民下定决心,要修一条进村的路,让山里的货物能运出山。村民们邀请各路筑路人来挖农夫公路。

但由于种种原因,农福公路一直没有建成。后来,我沿着家乡的路走出大山,去寻找山外的世界。

开凿11个悬崖,打开3条隧道,修建12个折返点,花了180天。凌云人只是在一个近乎垂直的陡坡上“开辟”出一条惊天动地的“朝圣之路”。

农福公路是百色“村村通”公路大会中最长最险的工程,解决了沿线两个镇5个行政村1万多村民出行难的大问题。生活在一隅的村民们终于结束了几代人“无处可去”的窘境。

通车当天,长长的公路上汽车排起了长队,从海拔300米蜿蜒36公里,直抵海拔1300米的云雾缭绕的山顶。

从此我可以从农夫公路开车回家了。

之后,这条路经过多次升级硬化,但仍存在路面狭窄危岩险要等问题,存在交通安全隐患。

2014年,家乡按下交通建设的“快进键”,——条农村公路改扩建“通畅工程”。农夫公路最先受益。

根据项目三级道路拓宽加固,农夫公路迎来又一次“大变脸”。村民们看着路面铺成的漆黑沥青,内心的喜悦溢于言表:“这条路越修越好,我们的生活就越好!”

2020年1月8日,白胤高速公路通车,家乡与高速公路相连。这条交通大动脉,蜿蜒穿过危险的山谷和深沟,为家乡的交通打开了另一条“云中之路”。农夫公路与白胤高速公路相连。从此,我离家乡更近了,回家的时间也更短了。

今年的中秋节,我打算回老家过年。从广州坐广昆高铁到百色,然后换乘大巴。汽车上了白胤高速公路,在凌云立交下车后,从远处看,农夫公路就像一条游龙横卧在群山之间。沿着Z字形的农夫公路,12号折返,蜿蜒在山间。当你到达山顶时,你可以从山顶向外看。落基山脉的山峰倒映在不远处广阔的湖面上,湖中岛屿纵横交错,勾勒出一幅绚丽的自然画卷。

如今,在我的家乡,高铁高速公路省道县道乡道村道都被铺成了乡村繁荣乡村振兴的“快车道”,甚至被铺成了村民的幸福路心连心路。

赤沃耶火车

熊久

60年代初,父母从潇湘到新疆旅游,坐了四天四夜的火车到了乌鲁木齐。然后坐卡车,一路碎石路,跳3天才到博乐县城。尘土飞扬的土路,一排排低矮的平房,偶尔路过的驴车。我妈一看,哭了。然而,县城离他们将要居住的兵团连队有60多英里远。早上,马车穿越沙漠,晚上,这对夫妇被送到简陋的地面巢穴。

当时我多希望能坐一辆舒服的公交车,有一条顺畅的路。

90年代初,团场到县城的路变成了柏油路。我迫不及待地开着摩托车,背着我妈,一个小时就进城了。楼多,街宽,深受触动的母亲想找到当年待过的地方,却杳无音信。

四年前,一批建筑工人来到博乐,随之而来的是大量的机械设备。又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施工现场。不一会儿,工人们夯实了路基,铺好了铁轨,架设了电气化线路。我妈好奇的问:“20年前火车通了,为什么还修铁路?”我告诉她这是一列更快更好的火车。到乌鲁木齐只要3个多小时。我们国家强大,不仅仅是新疆,任何地方都是如此。到时候可以回湖南老家睡一觉。我妈感慨地说,我们国家从来没有忘记过这么小的地方。那一天,我一定要去看看。

第二年秋天,我陪母亲去了博乐新站。远远的,我就被站房的气势震撼了。走进候车大厅,只见宽敞整洁的座位,闪着灯光的大屏幕,电子安检门,自动取票机,自助开水机。

站台上,大地微微震动,火车轰鸣,车门轻轻打开。走进车厢,母亲摸着软座,一会儿靠在椅背上,一会儿坐直,时而看着窗外路过的红柳胡杨,时而盯着桌面上的杯子。妈妈说,这么快的速度,杯子里的水不动。她回忆起自己在新疆的第一次坎坷经历。我妈感慨地说,我做梦也没想到,有生之年,我会有这么大的福气,能骑上这么好又快的车。

火车错了,我妈指着一节货车问,这火车去哪?我告诉她,这是中欧班列,阿拉山口口岸连接中亚和荷兰鹿特丹。她问,比长沙远吗?我说,远不止!母亲啧啧称奇。

大路通我家

沈阳

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条路,通向远方,与家乡相连。在过去和现在之间,生活变得厚重而精彩。在我心里,我经常被这样的路牵着走。

我的家乡是滇东北一个叫大山包的村子。1987年,我考上了距家乡70公里的昭通九中。当时昭通市区到大山包虽然有班车,但都是土路,暑假经常被山洪冲走,寒假道路经常结冰。碰巧是坐车回家的时候了。即使正常运行,也是早上天不亮就离开昭通市区。在公共汽车上,许多人挤在过道里。

下雨的时候,路更滑,不好走。大货车后轮经常陷在大泥塘里,挡住一长串过往车辆半天甚至一天。要花很大力气才能把车从泥塘里拉出来。

阿鲁巴亮子是我们回家路上最大的障碍。山高坡陡,冬天路面结冰。一路上经常看到在路边打滑的车辆。每次爬这座山都要花两三个小时。

尽管回家的路异常艰难,我们还是渴望坐上回家的车。但更多时候,你拦不到车,那就走吧!再难也抵挡不住乡愁。我们通常早上6点左右离开学校,晚上11点或12点到家。因为这条漫长的山路,母亲担心了好几年,担心我会饿肚子,会遇上大雨,会遇上洪水,会不敢走夜路……对于母亲,我从来不报喜不报忧。

时光荏苒,去老家大山包的路,从羊肠小道变成了铺面路,再换成了水泥路。2017年9月28日,是一个值得家乡所有人永远铭记的日子。一条双向四车道的一级公路从昭通市区通往我的家乡大山包。这不仅仅是身体上的获得感,更是家乡几十年来几代人顺畅的心路历程。村民们惊讶地发现,以前翻越阿鲁白梁子需要一个小时,而现在,在阿鲁白梁子脚下,一条3000米长的隧道已经打通,穿越这条隧道只需要3分钟。昭通市区到大山包的车程从十几个小时缩短到四五个小时,再到两个小时。现在,只需要一个小时。

这条全长50多公里的一级公路沿途经过昭通市昭阳区永丰镇苏家塬镇龙树镇新街镇鲁甸县等地,成为356国道的重要路段。通过这段路可以直达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打通云南和四川的交通要道。更有甚者,沿着高速公路,同步规划建设了一条自行车绿道。在乌蒙高原明媚的阳光下,它像一条纽带流淌在乡村之间。在周末和节假日,你可以看到许多人在这条绿道上舒适地骑行。

大山包一级公路的修建,也使大山包的原生态自然风光孕育在一个内室里,无人不晓她的惊艳。以前因为交通不便,很多向往山包的游客都被拦了下来。如今,大山包突然变成了香饼。壮观的山和云,高耸入云的高山草甸,满山奔跑的肥美牛羊,静如明镜的高原湖泊,雄伟的鸡公山大峡谷,色彩斑斓的荞麦作物……哪一个不是对外国游客充满吸引力?

回望故乡,容颜一次又一次的变化。尤其是近年来,“农村的巨大变化”更是令人欣喜。单就交通而言,不仅家里大山包的路越来越通畅,昭通市也实现了从四川到贵州到重庆全程高速。渝昆高铁和新机场也在建设中。这些路四通八达,成了当地人脱贫致富的路,成了吸引山外游客的“诗和远方”。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创奇升降机械有限公司(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