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采访是在实施“双减”政策的两个月前进行的(对于双减政策的采访)

今年60岁的“教父”柳 民宪有“挨骂的体质”。

新东方刚转型为直播带,就被《经济日报》批评“作为校外教育培训行业龙头企业之一,新东方转型具有风向标意义,仅仅从快赚钱的行业跃升到另一个快赚钱的行业,恐怕不是最好的模式。”。

除了“赚钱”的低俗商人之外,他似乎还因为迂腐的“直男”言论而被激怒。

但这些骂声最近正在消失。

一部分是为了筛选时间,很多是为了他的“东方选秀”“新东方直播室”。这一艰难的转变在本周终于带上了新的气色。以讲段子著称的新东方老师们,把讲课融入随身物品中,出乎意料地自私,永远是“买来买去”的激昂尖叫声充斥的直播行业,如今成为最独特的存在。

赞美之声回到俞敏洪耳边。在某种程度上,他也成了一个符号,成为了现在广为讨论的问题的参考答案:在困境中,到底应该躺下,还是应该战斗。

01困难的红色

俞敏洪的回答永远是后者。

于是,在2021年12月底《东方选秀》直播开放时,他走在了前列。但是,像往常一样在公开演讲和采访中表现出的“朴素”,与读书人和教育者的痕迹太深,熟练使用流量密码和提货技巧的主播相比,并没有优势。

他能在直播间展现出自己博学的一面,比如用艾青的诗来解释为什嚒做农产品拿货,“为什嚒我眼里含着泪水,因为我深深地爱着这片土地”。

但直播室的用户们不太愿意去买俞老师的心意,“价格太高”是评论区最常见的内容。那场秀获得的460万成交量,动辄在一次就超过亿的直播行业中并不突出,但此后更是断崖式下跌。

数据显示,今年3月至5月,俞敏洪14次直播库存,单次营收仅为13.2万。与多音头主播们动辄过亿的一次成交量相比,实在是站不住台面。

俞敏洪直播事业的“翻身”,还是因为找回了旧剧本。

热心的网友们也赞不绝口:“这正是直播界现在的天花板。”“直播的最后就是学习英语。”。当晚以“嘉宾”身份出现在直播间的俞敏洪,也在上线后不久就被网友们催着退场。

这种“驱赶”显然是俞敏洪喜闻乐见的。当天晚上,“东方选秀”直播间的高峰人数为10.8万人,商品125件,销售总额1534.3万人。这相当于俞敏洪首播当晚业绩的近3倍。

原来,业主俞敏洪的亲自出场才是阻碍新东方直播间“崛起”的最大障碍。

对于新东方的直播带货业务来说,这无疑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新开始。摸索了半年后,它终于等到了慢慢落后的流量欣赏。但这个“天花板”并不是他的“天花板”,就成交量而言,“东方选秀”远远比不上“交朋友”的直播室,与彩虹夫妇、广东夫妇等头号主播有着天壤之别。

以彩虹夫妇为例。彩虹此前是保险业务员,但震颤的声音在直播了3年多后,以4000万美元买下了豪宅。6月11日这天,她生下了三胞胎,但在她进入产房前的一个月里,她的直播室卖出了近2亿件物品。其中,仅搬家销售额就突破1.25亿。

02“没有注意到的时候”

俞敏洪并不在乎暂时的“落后”。

6月2日是刘 民宏在《东方选秀》现场直播,最终达成近200万GMV。这个成绩在他看来是“得心应手”的。

立场可以改变一个人对“成功”的判断标准。双负政策前,新东方2021年度营收42亿美元,净利润2.3亿美元。落差不能说不大。

2021年俞敏洪回顾自己在2019年写的新东方创业传记《我走在崩溃的边缘》,会有更多的感慨和素材。

2021年7月,“双负”政策落地,K12在线教育基本毁灭。当时仅新东方一家就有12万员工。

北大企业家俱乐部的20多名校友带着俞敏洪喝了酒,大吃一惊。中坤投资集团董事长、诗人黄怒波看到俞敏洪受到的打击,说:“就像一个人吃火锅唱歌一样,高兴的时候,突然锅被打翻,火就灭了。”。随后,他特意写信劝俞敏洪“小心”。因为大势已去。

最终,半醉的俞敏洪放声唱起了《鸿雁》。他随后隔空给校友回信:还没到泄气的时候。

在这期间没有好消息。新东方股价下跌逾90%,从业人员由12万人缩减至近5万人。俞敏洪说,该还给家长学生的钱都还给了,员工走的时候该给的“N+1”也给了他努力,1000多个教学点大部分和平解决,多余的课桌、椅子和教学设备也捐了出去。

即使受到重创,他也想尽可能保持知识分子的体面。新东方的“善后之道”也多次出现在热搜中。

但俞敏洪本人无暇自怨自艾、感动自己。“如果我不努力,新东方只有死路一条”,5万名员工犹豫不决。

他不太分享,但当个人面对突如其来的无序时,如何在心中重塑秩序。偶尔流传的相关文章是至今为止的“股票”。例如,有人问我在困难的时候如何保持韧性。俞敏洪回答说:“要想获得韧性,首先要学会忍耐。”。“伟大是熬过去的,结婚五年以上的人都知道什嚒是熬过去的。”

直播间的“红磨坊”是一种耐心。一位社区创业者说,直播从入门到找到真正的手感要花很长时间。在此之前,我们必须面对茫然自失、直播间冷清等两难境地。正如这两天新东方直播走红的董宇辉所说:“我们正在屏住呼吸。”。

俞敏洪在早期的奋斗过程中,并不是不习惯这种感觉。三次高考进入北京大学,出国申请连续三次被拒绝。他在北京大学42号楼活动室偷偷开了托福班,攒下了学费,结果被学校行政批评了一个月。

“与其在北京大学不顺利,不如自己体面地离开。”然后有了新东方身后的故事。

作为首家海外上市的教育企业,新东方一度处于独孤求败的位置。但是,在“双负”之前,他也曾突然来到崩溃的边缘。它在2015年前后,总收入仅每年增长十几个百分点,但利润每年减少十几个百分点。竞争对手的美好未来,以百分之几十的增长率健康成长和发展。

俞敏洪发现,为了向资本市场解释,内审机制变成了收入和利润,大家拼命开校区,老师没经过培训就上课了。作为新东方核心竞争力和价值基础的教育质量被忽略。与此同时,业绩下滑,股价震荡,高管团队失去信心。

他建议重整新东方,修改考核指标,回到以教学质量为核心的轨道上来。教育质量非常高,在他眼里是核心竞争力,也是作为教育企业“可敬”的来源。

对于从北大书房走出来的俞敏洪来说,教书不仅是一种商业活动,同时也兼具社会价值。也是这种想法的“纽带”,当2018年在线教育开始钱的补贴大战时,最初成立的在线教育公司新东方在线,在年轻人中反应迟钝。

俞敏洪并不真心认同教育行业资本的在线改造,或者大跃进。在《13邀请》中与许知远对谈时,他语重心长地表示,自从资本进入后,在线教育领域的各种靠谱的商业模式都出现了。

在这场线上化的市场争夺中,大哥新东方已经落后于后面,不得不在震荡中开始追逐。

在双负政策实施之前,所有人都会回到原点。直播期间成为展示教学质量的新舞台。随着《东方选秀》直播间的走红,网上已有部分MSN机构着手从新东方挖主播,二级市场投资者建议新东方主播转攻TikTok,赚外国人的钱。

03“角色”

在许知远的《十三邀请》采访中,俞敏洪曾经被问到: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历史中的角色

“没有角色,历史中有什么角色。”他几乎脱口而出。

像战争中的英雄和伟人一样,做了改变历史方向的事,像释迦牟尼和耶稣一样改变人们的信仰,或者创造了卢梭、伏尔泰那样的某种思想体系,带来了某种阶段的思想变革。

那个采访是在实施“双减”政策的两个月前进行的。作为行业领袖,俞敏洪应该嗅到了足够强的信号。在采访中,迷茫和不情愿的阴影时常浮现出来。“如果我当时留在北京大学做学问,现在的生活可能更简单更安逸”,“我确实有教育理想,但却被现实、生活和工作所困扰。”。

他想成为像斯坦福大学这样的人,把一生赚来的钱都投进去,打造一所顶级名牌大学。“现在我已经没有这个想法了,我没有那个能力和环境。”

两个月后,实施“双负”政策,俞敏洪花了近30年时间建成的新东方帝国,在历史轰鸣之前前进的车轮中被异形碾压。教培时代结束,成千上万的员工,被推入历史的洪流中。俞敏洪捐助了桌椅,成为其中最勇敢悲壮的行动之一。

当然,从后面的话来看,这也为“东方选秀”后的走红,奠定了群众基础。6月10日该直播结束后,微博、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上,不少网友开始表达对俞敏洪和新东方老师的敬佩。

“强者以最快速度站起来”“俞老师和跟随他的老师们,是不向命运低头的斗士。”

“老师们一看直播就认真准备,按照备课标准,还是优秀的人学习能力高。”

“俞敏洪老师真的是把生意和心情结合得最完美的老师,虽然现在已经没有颜值了,但是这种构图、魄力、智慧,这种成功精神,也影响了当时在新东方学单词的我,也影响了现在在职场上磨砺的我。”

“现在的年轻人躺着,如果是太佛系的话,国家的未来是谁创造的呢 ”

对于身处困境和迷茫中的人来说,俞敏洪的红晕,也可能成为穿透黑暗的光芒。给我自信和希望,还有站起来再战的勇气。毕竟,在人类众多稀缺的品格中,勇气,永远是领先的。正如丘吉尔所说,“勇气有理由被认为是人类德性的第一,因为这种德性维持了其余所有的德性。”。

当然,到目前为止,这个故事的“剧本”并不完美。它的底色依然悲怆。“这么好的老师为什么不能去上课 ”很多人在网上发出类似的叹息。

但痛苦并不都是坏事。

俞敏洪曾在《灼见》中与冯伦对谈时表示他说:“感受痛苦的能力其实是人类重要的能力之一。在我自己的人生过程中,我从未想过摆脱痛苦、苦恼、烦恼、绝望等东西。我只是在思考如何把它变成能量。”。

当众多权威名流纷纷倒下时,人们突然回过头来,发现曾经,即美好。

在某种程度上,俞敏洪也得到了这种社会情绪的红利。潜意识中,人们希望这位老字号企业家能够扛起来。他们中有曾经在新东方上过课的学生,买过新东方教材的普通学生,还有成千上万,有过不顺利经历的普通人。

当然,我很期待俞敏洪开始直播事业。而且,也有咚咚的声音。

我需要第二个“罗永浩”。彩虹夫妇和广东夫妇的成就很美,但他们更像辛巴的快手,需要依靠和防备。而且,在选购物品等问题上,他们的故事最终没能那么外露。俞敏洪不是。他和罗永浩的共同点是,作为一个悲情的企业家起步,带着一个逆袭的剧本,希望在直播之间打开一个光明的前程。

这正是最受欢迎的电视剧做法。

他们的努力不仅关系到赚钱,也关系到更大的愿景。对于罗永浩来说,这是自由身,是重新进入科技圈的通行证。对俞敏洪来说,就是要改变农村的状况,探索新的教育产业。这也不是成为历史中“角色”的机会。比起一帆风顺的成功者,历经千难万险的逆袭者更有能力照亮历史。

俞敏洪在北京大学读书时,正值诗歌文学风靡的时代。他也曾对创作充满热情,在《十三邀请》中,展示自己写的诗。

在没有希望的悲伤中生命消失了

自由的百合开出鲜艳的花朵

不要做梦,不要做梦

做梦的人没有真实

当你咽下寂寞的泪水时

爱情坠入了无敌的深渊。

那一年,梦想出国深造的年轻人,为了攒够学费,创办了新东方,但由于挣钱太早,舍不得扔掉,于是就成了“生意人”。20多年来,他吃了时代红利,成了那只“上风猪”,却一直在理想和现实中摇摆不定。

这似乎是美国小说家卡伯的话。“对大多数人来说,人生不是冒险,而是一个无法驾驭的洪流。”。

但是,对洪水的不同态度最终会使不同的人到达不同的远方。

那个采访是在实施“双减”政策的两个月前进行的(对于双减政策的采访) 热门话题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创奇升降机械有限公司(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